未来的日常·卷一·序章

发布于 2018-03-15  743 次阅读


【未来的日常】 卷一·不是现充的我的日常

序章:那是从木木夕开始的

我叫杰伊,出生在亚特兰大陆东边靠近海边的一个边缘小镇,父母都是镇上的渔民,所有村民从小靠水吃水,以捕鱼为生,生活虽然单调,但海边不时吹来的潮热的风夹杂着淡淡的咸味以及当地人们的淳朴善良,生活也是乐在其中,总的来说,过得去。

哦,忘了交代了,我们所属的地方,属于卡特琳娜帝国,当然,这是以初代女皇卡特琳娜的名字命名的,据传说当时建国时女皇大人一人率领仅仅十万的军队打败了有着百万雄师之称的黑魔法师,哦,见鬼,不应该提这个的,据说黑魔法师是黑魔鬼行走在人间的代理者,而黑魔鬼则是一群血红的暴徒。即使是这样,他们也被我们伟大的卡特琳娜女皇打败了,历史是过去的,生活是现在的,我们在生活,直到……

“嗯……”

到处都是血红色,咦,我是什么时候醒来的,耳边全是人群踏步和盔甲上下起伏的低沉音调。身上黏糊糊的,好难受,我又是什么时候睡下去的,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全死了?老爸、老妈还有朋友们、村长,我好害怕。

“呵,这里还有个没死透的!”Duang——我被一个士兵提了起来,瞬间骨节的摩擦痛得我发不出一点声音,而我本身也被现实麻木。被士兵放下后,一句“不想在这里死就跟上来,这边!快点!”我迈着颤颤巍巍的步子,脸上血红一片看不到任何表情,仿佛被人推着似的跟了上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大概就几分钟吧。“到了,站到墙对面去!”

我抬头一看,墙面边上已然站满了一队人,好多都是村上的熟面孔,平日面带笑容的他们现在脸上却写满了愤怒、痛苦和悲哀。我踱着小步走向了中间较靠墙边的一个位置,那里的地面上已经堆起了一个小山丘,血,全是血。

还没站定,砰——砰——阵阵枪响,身边的人已倒了下去,我也倒了下去,当然我的反射神经让我在听到枪声响起的一刹那就顺势倒了下去,就着之前面前的一丘死尸,我骗过了所有人,包括我自己。

一觉过去,当我睁开眼时。“是第二天了吧,那支军队已经走了吧,可能。”我干涸的口腔吐出了一阵叹息,“还能走得动路,看来我真的很勇敢呢。”现在没有一丝多余的感情,我往裤兜一摸,一块墨青色的玉被掏了出来。“看来是真的呢,那个梦。”对,就在昨晚,我十分的害怕和痛苦,但是我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个像菩提的人告诉我,我是这场灾难中被神选召的孩子,只有我能拯救大家,并叫我带着这块玉去西边找一个铜色城堡里的艾滋威尔伯爵。我在接受了这个使命后,腰也不疼了,腿脚也不酸了,吃嘛嘛香,走路也带劲了,反正,我不那么害怕了。“走吧,上路。”

话说西边这条小路我还从未踏足过,满是枯黄落叶的地面,长满荆棘的幽暗森林里,居然还有这样一条小路。咔嚓——咔喳——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似魔鬼的步伐,我前进着。

“咕咕——”直到听到了一声乌鸦叫,我眨了几下干得流不出一点泪水的眼睛,晃了几下头,看到了那个梦中所说的古铜色城堡。门好像是很久没用过了,锈迹斑斑,感觉踹一脚就会掉下很多碎屑的那种。

“请问,有人吗?”我大声地问道,没反应。“请问有人吗!”再次问道,这次我使上了更大的力气,开玩笑,再没人来接应我,可是要死掉了哦。

吱——内廷里的门打开了,一个脸上满是皱纹的老人走了出来,看上去并不像坏人。“我是艾滋威尔的老管家威廉,小孩,请问你有什么事儿么?”“我要见你的主人,老威廉。”我并没有用任何的敬语。“有什么请柬?”老管家机械式地低声问道,似乎这句话说了很多遍。“如果这个算是的话。”我拿出了那块墨绿色的玉,那溢出大自然气息的玉石透过城堡上空的光束散发出一种神秘的气息,似乎具有着某种力量。老管家一句话也没说,在我拿出了玉石后直接打开了那扇满是铁锈的大门,吱——duang——我回头望了一眼,果然,铁屑掉了一地。

不知拐了多少个弯儿,我跟着这位老管家终于穿过了那个大约四立方米大小的通道,走到了大厅的位置,因为之前经历过太多事,我现在即使没感叹为什么正门进来后是一个狭窄的单一通道,也没有怎么注意到正厅那一排排整齐的凳子,就像是一个教堂一样。这时,一位中年男子挽着一位花枝招展的大欧派女人,缓缓地走了过来,“听说你把玉带来了?”“嗯?”“那就带我们的客人洗个澡吧,威廉,出来后我会好好的招待一番,饿了吧,小鬼。”似乎这样也不错,拯救世界什么的,洗干净,吃饱了再说。

淋浴出来后,发现刚才还是换衣间的屋子变成了餐厅,没错,就是餐厅。中央是一条长桌,分了上下两层,上层有一个水槽,不过似乎是装满的酒精或是煤油一类的液体,上面每隔五十厘米就有一个长长的灯芯亮着,照得整个房间红彤彤的,很是暖和的感觉。但重点是,下层摆满了丰盛的食物,刺枣酒,黄桃蒸饭,哈哈鱼,辣条蘸酱……好厉害。

我随便找了个最近的位置坐了下来,中途伯爵夫妇还有一条巨大的白色的狗(还是老虎?)似乎来过一次,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话并给了我一串钥匙,然后告诫我不要上楼,就离开了。“呼~”真饱啊,我仿佛忘了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但是管他呢!我迈着步子上了楼,下意识地要找个房间睡觉,因为之前喝了点酒的缘故,有点像梦游的步伐看起来随时要倒下去一般,哎╮(╯▽╰)╭,好像被告诫过不能上楼呢。我正准备往下走时,发现了一扇门,那扇门……

那扇门后面有东西在动!我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激发了出来,俗话怎么说来着,酒足饭饱思……思人生嘛。于是我喵着小巧的步伐,透过那扇铁栅栏的门看了过去。那是一条狼狗,一身褐色的毛发略显杂乱,黑的如洞的眼睛里看不出任何的感情,好像是一台机器,一台会咬人的机器,幸好,它被一条长的过分的绳子束缚在半径约为10米的一个圆形区域内。为什么要看的这么仔细呢,因为在它旁边,我发现了我的朋友们!他们在那条狗的背后,都集中在一个人为画的圆圈里,每个人的衣服都破烂得不像样子了,而且饥饿就写在脸上。

我正惊奇为什么我的朋友们幸运的逃过了那一劫并转移到了这里,不过看来他们在这里的日子也并不好受,那艾滋威尔伯爵到底和那支军队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梦里的菩提会叫我来这里?正当我疑惑时,我的朋友们也发现了我,他们在向我招手,并用那快要迸射出来的眼睛告诉我快想办法救他们出去,也许是因为害怕被发现吧,抑或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他们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我在那一瞬间便抛开了伯爵的告诫,在他给我的钥匙中寻找着适合打开这扇铁门的那一把,对,就是这个,“哐当——”门打开了,但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狗!怎么解决。

那看到铁门打开后不知何时布满血丝的黑色双眼,沁出的一丝丝凉意,让我不禁哆嗦了一下。对,绳子!我只要绕着柱子朝一个方向跑,那条笨狗一定会被缠住的,然后活动面积必然缩小,我就可以救出我的朋友们了。立即行动,我对自己说。古人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所以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从我做起,从身边的小事儿做起,我是好孩子,我用拔粪宝,什么鬼。于是我开始了绕圈跑,说实话,这个真是挺刺激的,要是被咬到,怎么对得起我的补充多年的钙铁锌硒维生素,总之,在我敏捷突破100的高点下,这个不是问题。

问题是——当我走到朋友们面前时,发现地上那个画的圆圈似乎是一个结界,我一触碰,便会被弹开,很是诡异,正当我皱眉苦想时,艾滋威尔伯爵进来了,他发现了我,NO——那只狗,那只不知是老虎还是狗的纯白生物,它在向我扑来,张开了血盆大口。

说时迟,那时快,我拔腿就跑,真是的,腿仍然忍不住打哆嗦,这样下去迟早会被那只白色生物咬掉的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呜呜~~~~(>_<)~~~~。我这时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因为二楼我和朋友们所在的位置其实是一个露天阳台,而伯爵又正好堵住了后退的路,迫使我一个纵身从天台上跳了下去。耳边的风呼呼作响,眼睛也睁不开……不对啊,这不应该是二楼吗,怎么跳了这么久。我努力地往下看去,黑洞洞一片,糟了,是布置在城堡四周的魔法阵吗。

咚——“哎哟——”,我完全没搞清楚现在的状况,因为头和地板的关系进一步升级,直接后脑勺朝下从床上跌落的原因,现在只感觉头皮阵阵的发麻。“好痛。”我一只手撑住地面,强行将自己举上床,这就是神奇的起重机么,哈哈哈哈,但是,头,好痛。在床上又安静的休息了一会儿后,才顺着还眷恋我温暖身体的被单把刚被我带下去的另一半拉扯了上来,真是个神奇的可怕的梦诶,好想再做一次,好棒!

看了看表,都凌晨8点了,诶?——!8点,上课迟到了,我匆匆忙忙站起了身,再下意识地确认下时间,星期六,诶,星期六?继续睡。

哦,对,忘了介绍了,我的名字叫未来,未来的未,未来的来,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还不是因为我那笨蛋父母,据说那天他们翻烂了一本新华字典也没想出给我取什么名儿,结果就机智的用自己的姓来组合,未——来,结果这一组合,咦,挺不错的诶,还是个词语呢。据他们介绍,未,无也、味也,地支第八(number8induodecimalcycle),纪月纪时,future也,未必非圣人之所不能(鼓掌),墨迹未干,宝刀未老,哟西;来者,往,去,归去来兮,周而复始,笑问客从何处来,翩翩两骑来是谁,客说有朋自远方来,尔康,你在哪儿,来日方长啊。总之这是一个普通的名字,伴着普通的disco我们普通的摇。

再介绍下自己的性格吧,本人男,爱好女,完。总之我就是一个色色的但又羞羞⁄(⁄ ⁄•⁄ω⁄•⁄ ⁄)⁄的普通的初中生,喜欢幻想,喜欢一切新奇的事物,比如思考女生穿什么样的胖次呐,哪个女孩的胸又变大了呐,女厕所和男厕所有什么不同呐,老师的胸部比脸好看呐……总之就是一些没营养但是令人愉快的话题。

一米六出头的身高,略显圆胖的脸蛋,和那时下流行的普通圆头,怎么看都是一个小孩子嘛,不对,人家都读7年级了啦~\(≧▽≦)/~。

话说回来,在我被梦惊醒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假寐着,但却是想极力地接着做完那个梦,可惜这是不可能的,好烦诶,咦,这是什么,我摸了摸胸前,发现了一个硬块,那块墨青色的玉!


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